首页在笼中第162节

第162节(1/2)

作品:《在笼中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www.blwenla.com”或收藏 www.blwenla.com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微滚动,然后问:“你……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太好。”卢诗臣故意露出有些忧愁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松茗立刻露出了担心的表情,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抱歉,昨晚、昨晚我没有……克制好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还是稍微克制一点吧,”李松茗脸上弥漫着担忧和羞愧的表情取悦了卢诗臣,他脸上故作的忧愁一扫而光,然后笑出声,笑声里含着几分戏谑的意味,“还是体谅体谅我这个老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李松茗的脸上爬上了一层红云,一边嘀咕“哪里老了,风华正茂着呢”,一边把他身上的绒毯拢得紧了一些,然后问道:“饿了吧?昨晚都没有吃晚饭,我煮了粥,先垫一垫吧。”

    卢诗臣的胃确实已经空得很难受了,自然很从善如流地点点头。于是李松茗去厨房将煮好的粥端了出来,卢诗臣去洗漱,重新找了外套换上的时候,李松茗已经盛好了粥,放在了桌上,叫卢诗臣快过去趁热吃。卢诗臣走过去,看着李松茗盛出来还热气腾腾的粥,和李松茗道了谢。

    “就只有口头的感谢吗?”李松茗像是想要挽回方才被卢诗臣调笑得脸红的面子,在卢诗臣坐下的时候,撑在他旁边的桌沿上,低头看着卢诗臣问。

    卢诗臣托着下巴仰视着李松茗片刻,然后另一只手猛然抬了起来,抓住了李松茗的领口,将他往下拽,李松茗没有防备,就被他拽得弯下了腰,然后卢诗臣直起腰,吻上了李松茗的嘴唇。大概是因为晨间剃了须,有淡淡的须后水的气息萦绕着。

    并不算是个舒适的接吻姿势,但是他们还是接了很长的一个吻,温情脉脉的晨间的吻,结束之后,卢诗臣轻笑着问李松茗:“这样的感谢方式够了吗?”他抚平了李松茗被他揪得皱了的领口,他的手指似是有意,又似是无意地在餐桌上点了点,“如果不够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卢诗臣的话未言尽,但是李松茗却已经心领神会了。

    昨天洒了一餐桌的红酒早已经被李松茗擦净了,餐桌整洁如新,但是昨夜在这里的一切缠绵,都还深深地留在两个人的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李松茗的脸比方才还要红——不得不承认,在逗弄人这一方面,还是卢诗臣比较在行。

    两个人其实都已经很饿了,玩闹了几句之后,还是先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休息日,没有什么大事,两个人一边慢慢地吃着早饭,一边随意地说着话。吃完早饭,收拾碗筷的时候,李松茗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哦,对了——今天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卢诗臣略微惊讶。

    天气预报倒是说了会下雪,不过好几天也没有下,天气又隐约有回暖的迹象,卢诗臣以为这雪下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收拾了碗筷之后,卢诗臣便站到阳台边上往窗外看。

    雪果然已经下了起来,靠近阳台外的树枝上堆起了白色的薄薄的小动物绒毛一般的雪花。

    是今冬的初雪。

    李松茗走到了卢诗臣的身后,说着“好冷啊”,然后手臂从卢诗臣腰侧和手臂间穿过,抱住了卢诗臣,像是真的很怕冷似的,将卢诗臣当做一个巨大的暖炉一般抱在怀中,卢诗臣没有拆穿他的“借口”,任由他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雪花落在阳台外有些生锈的防护栏上,很快地就融化了,卢诗臣轻轻叹了口气,有些遗憾地说,“没有前年下的雪大呢。”

    去年鸿洲市里没有下雪。而前年的初雪日的这个时候,卢诗臣正在送别李松茗,那时候,李松茗还陷在和卢诗臣恋爱初期的甜蜜和短暂离别的忧愁里;而卢诗臣还将和李松茗之间的感情当做一场玩乐,未曾想到自己会如此彻底地跌入其中。

    李松茗将下巴放在了卢诗臣的肩膀上,他没有看雪,而是看着近在咫尺的卢诗臣的脸,因为距离太近了,落在眼里的只有卢诗臣的下巴和嘴唇,还有脖颈处隐约露出来的或红或青或紫的痕迹。他突然说道:“过年……跟我一起去令川看雪吧。”

    卢诗臣的脖颈被李松茗的气息弄得瑟缩了一下,然后微微怔住。

    令川是李松茗的家乡,他知道这样的邀约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李松茗也将话语里隐藏的暗语很明白地说了出来:“爸妈叫我带对象回去看看,我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卢诗臣还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在犹豫——他知道李松茗已经对父母出了柜,那时候卢诗臣只想要逃离;但是此刻听到这样完全等于“见家长”的邀约,卢诗臣的心里却生出了一种隐秘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——他和


    第162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