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节(1/2)

作品:《一念一千年+番外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www.blwenla.com”或收藏 www.blwenla.com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恍然大悟:“对了——商会结束也是那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视看着少女失落的脸色,偏头道:“就这货,真的有必要牵线吗?”

    凤凰和雪豹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苏大人就弱在太善良,于是耐心地配合起来。广发英雄贴,以凤凰和雪豹为彩头,在结缘节那晚办了一场大赛。具体的比法不设限制,文武杂艺都可以,只要赢了,这一对奇物就能带回家中。

    拜苏视偌大朋友圈所致,不到一天这事就被宣扬的四海皆知,加上财大气粗的皇帝大手一挥,在护城河边搭起了镶金嵌玉的大擂台,于是这事几乎成了一场重头戏。

    按照清明的说法,只需要有一场盛事,哪怕真的要看破红尘,遁世以前,他也会来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人抗拒不了合群的希望,哪怕是最孤僻、最不见天日的人。

    苏大人也觉得十拿九稳。于是安然地等时间轮转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九月十三。才到傍晚,提灯的人就把长街挤的水泄不通,苏视艰难地穿梭寻找,居然真的看见了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说来其实也奇怪,对那两人,他明明也是不太熟的,但莫名就是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打擂的伴着梆子唱了起来,可能在演武松打虎,也可能在演目连救母,唱戏还是肉搏,啊,难测。

    凤凰和雪豹在擂台之上缠飞互逐,一大片奇异的明艳冷光,盛放的余韵倒映在湖面。

    不时有人惊叹,有人喝彩。

    苏视忽然看见了梁远情,热血上头,不管不顾大喝一声:“梁陈!!”

    被喊的人回过头来,满脸莫名其妙,苏视三步并作两步举着手冲过去,一把逮住梁陈就往桥头带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您是?——你要带我去哪?再不放手我就动手了——喂——”

    苏视蓦地一松手,桥上方才还有的另一个人已经不见所踪。

    被冒犯的梁陈尽量好脾气道:“苏子呈苏大人?久仰……”

    苏视非常想把他的狗头按进河里醒醒酒,笑的狰狞:“呵呵,久仰!”

    他想起凤凰说的——

    “不能直接抓住一个人把他带过去,否则花会直接开败。只能间接地促成因果,但控制住自己的冲动,在他们擦肩而过时定住那一刻重合重合重合——真是太难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太难了!”苏视喃喃,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不过我就不信了——”

    苏大学士可没那么脸皮好掉,想完就开始对着河面狂吼:“明韫冰!!明韫冰!!明韫冰——!!”

    画面之美,就跟突发狂犬症似的。

    梁陈吓了一跳,但那个名字莫名令他非常不舒服,一听之下心脏都开始发悸。

    享誉京城的苏大人原来病的不轻,吼完就面色扭曲地抬腿走了,连句歉也不抱。

    不过他喊的到底是什么?精神病?

    听不懂。

    人潮一挤,失了散的梁陈便没了头绪。随波逐流地逛,听那些乒乒乓乓的热闹调子争奇斗艳,为了凤凰?他还是稀奇,凤凰又不可能是他的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擂台打完了,没有人得彩,只剩下对岸的两道长歌,在相互相应地唱和。

    谁家小儿女,如此忆长安?

    梁陈眼角一凉,这十月末,汩都竟然下起了碎雪。

    “不为四时雨,徒于道路成泥柤。……不为醴泉与甘露,使名异瑞世俗夸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首诗闯入心中:“我愿天子回造化,藏之韫椟玩之生光华。”

    ——明韫冰?

    这几个字就像天生不能合在一起念,一念就令人心口发痛。梁陈却有些控制不住地在心中缓慢地重复了几遍,按着心口往桥头走。

    大片的柳枝在渺影里像恶鬼伸出爪牙。凡世的喧杂,大戏的是非,人间的烟火,齐齐被一举拖下。

    梁陈一步而一步地走上拱桥。

    对岸显得太过孤寂,因为灯火和缘分都在这一侧,连河上的灯都被吹到了很远的地方。这是他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世人面前。就因为一个荒谬的预言。

    对了,是谁对我下的那个判决?

    不太记得了。

    摇曳的歌。悠扬如水的调。

    此岸唱着——

    “我为刻舟子——君为水中剑,我愚信不移,长流却相欺——”

    天地轻摇着,灯火开始阑珊,数道闪电劈开薄如蝉翼的遮蔽,开始露出


    第338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